法律服務    
聯系我們    
  • 電話:010-52060017 56249943
  • 手機:13501215301
  • QQ:623800198
  •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百子灣路28號華星擘達寫字樓3層
內容介紹

周末值班是否應獲得加班工資

雙擊自動滾屏 發布者:百杰思誠(北京) 發布時間:2013/4/2 閱讀:1511

【基本案情】

    侯某2009年8月進入某供電局從事農電電工工作,至2009年9月28日雙方正式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約定侯某崗位為供電所擔任配電營業工,主要從事0.4千伏配電網的運行、維護等工作,月工資1000元。因需要確保供電網絡的安全和通暢,某供電局要求所有員工節假日需在員工宿舍接聽電話,一旦發生電網故障或安全事故需及時通知值班領導,由領導安排搶修。對值班員工供電局予以發放值班津貼。2012年5月,侯某以拖欠加班工資為由辭職。隨后,侯某申請勞動仲裁要求某供電局支付加班工資52572.15元及經濟補償金3000元和賠償金3000元。仲裁敗訴后,侯某又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某供電局支付加班工資。

【雙方觀點】

    侯某認為:侯某認為:2009年8月進入某供電局從事農電電工工作,供電所經常安排其周末加班,但卻拒絕向其支付加班工資,嚴重侵害了其合法權益。供電局應當按照法律規定向其支付加班工資。而其因公司拖欠工資提出辭職,公司應當支付經濟補償金。同時,因公司未按規定向其支付經濟補償金還應按照法律規定支付賠償金。

    供電局認為:員工周末在宿舍接聽電話,并不屬于加班,而是值班,故供電局無需向侯某支付加班工資。同時,供電局已經向員工發放了值班津貼。因此,供電局無需支付侯某加班工資,故供電局不存在拖欠侯某工資的行為,侯某辭職公司無需向其支付經濟補償金及賠償金。

【爭議焦點】

    本案申訴人即王某的請求均是圍繞供電局未向其支付加班工資而展開,因此本案爭議的焦點應當是侯某周末在宿舍接聽電話是否屬于值班?以及值班應否支付加班工資?

【律師析案】

    一、值班和加班的概念

    根據《勞動法》有關規定,加班一般指用人單位由于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后,安排勞動者在法定工作時間以外繼續從事本職工作。而值班其并非一個法律概念,也缺乏法律依據。通常認為,值班是指職工根據用人單位的要求,在正常工作時間之外負擔一定的非生產性、非本職工作的責任。一般而言,值班是單位因安全、消防、假日防火、防盜或為處理突發事件、緊急公務處理等原因,臨時安排或根據制度在夜間、公休日、法定休假日等非工作時間內安排與勞動者本職無關聯的工作,或雖與勞動者本職工作有關聯,但為非生產性的責任,值班期間可以休息的工作,如看門、接聽電話等。

    二、值班與加班的區別

    第一,工作特點和工作任務不同。值班和加班雖然都是在法定工作時間之外負擔一定責任,但值班是因一定特殊原因,由勞動者在非工作時間內承擔一定非生產性、非本職工作。而加班是因單位的生產經營需要,由勞動者在原工作崗位和非工作時間繼續從事本職工作。

    第二,調整規范不同。關于值班問題,目前尚明確的法律規范對其進行調整。而加班卻應受《勞動法》等有關法律法規的調整。

    第三,工作報酬支付依據不同。值班的報酬標準法律上也無明確規定,一般情況下由單位內部制定的規章制度予以規范。而加班報酬是受《勞動法》、《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等有關法律法規的直接規范。

    第四,時間限制不同。值班并沒有時間長短的限制。而加班必須受《勞動法》規定的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的限制。

    由此可見,判斷加班與值班的主要依據是看勞動者是否繼續在原來的崗位上從事本職工作,或者是否有具體的生產或經營任務。

三、值班是否應當支付報酬?

    通常認為,值班期間勞動者并不直接從事勞動,亦不存在工作任務,其仍然處于休息之中,因此值班并不能直接等同于加班,不應由用人單位支付加班費。但不管值班人員是睡覺還是要巡視,主要是安全與值班時間的一些事務處理(或聯絡)。在值班期間假如發生意外(如盜竊、火災等)應及時處理或告知,否則由于值班人員的失職而讓企業的財與物受到損失的,同樣需要承擔一定責任??杉渲霸鷸匾?,并非擺設,要求其擔當這樣的責任,又不支付其工資,是責與利的嚴重失衡,侵害了值班人員的勞動得益權。因此,應當肯東的是安排勞動者值班應當向勞動者支付報酬。但因值班畢竟不等同與加班,而對于值班費或值班津貼的標準,《勞動法》等相關法規中并無明確規定,應按照用人單位相應的規章制度執行。

四、本案分析

    本案中,為了及時發現和處理突發的電力事件,確保居民供電安全,供電局安排職工在法定工作時間外輪流在宿舍值班接電話,其性質應為非生產性的,對于侯某而言該項工作亦并非其本職工作。所以,不能認為安排其在周末接聽電話屬于在原工作崗位繼續從事本職工作,故不應當屬于加班,而是值班。同時,供電局已向侯某支付了值班津貼。因此,本案中侯某并不存在加班的事實,供電局無需向其支付加班工資,也就不存在拖欠工資的事,故侯某要求支付加班工資的主張不能得到支持。而因為不存在拖欠工資的事實,則侯某被迫辭職也就不能成立,故其要求經濟補償金和賠償金的請求缺乏事實根據,不應予以支持。

【裁判結果】

    侯某與某供電局雙方勞動關系合法有效,在雙方勞動關系存續期間,某供電局足額向侯某發放了工資值班費及各項補貼,沒有無故拖欠、克扣現象。故原告要求被告補發加班工資52572.15元,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經濟補償金和賠償金的請求,因被告并無拖欠工資行為,故本院不予支持。綜上,人民法院依法判決,駁回侯某的仲裁請求。

【律師提示】

    雖然,普遍認為值班不等同與加班,但畢竟目前對值班并無相關法律規定予以明確,各地對此的規定也不盡相同。因此,在安排值班時必須要嚴格控制值班的范圍和任務,不能濫用值班的名義安排勞動者加班。同時,雖然值班和加班的工作性質、工作量不同,待遇有所不同也屬合理。但畢竟值班人員同樣需要承擔相應責任,從責權對等和公平角度講,應當合理的給予勞動者相應值班費用。另外,各地政策規定各有不同,部分地區對值班費的發放標準有明確規定,企業也應當注意。

合作單位》更多